我依稀記得沒有喜歡過身為一個孩子的感覺,那是一段黑暗的時期。

身上粘糊糊的,連眼睛都睜不開,自己沒有任何生存能力的不安感覺。

談到成長,那就好像奮力學會哭泣,好讓氧氣填滿每一寸肺泡,去獲得一份力量,和一份不卑不亢、恰到好處的信心。

對談時,我隱約感到內心深處的恐懼,埋得很深。

我感到自己正在與一位黑天使交談,他高大冰冷、無比嚴厲,對我沒有絲毫同情。

但我也感到自己跟宇宙終極善意之間的深深連結,當他對我說 ”als das Kind Kind war“。那已經不只是我自以為的一個愛的信號,而是宇宙善意的證明。我明白我們每個人都身在其中,從未分離,我們在其中苦苦掙扎,我們高貴的真相卻從未改變。

當然,嚴峻的考驗也隨之而來。那是試鍊般的嚴厲責備,告訴我我不值得被愛和被理解。一記直接對準要害的重擊。

但我出乎意料地沒有倒下。內部有些地方滲出了血水,但我已經找到我想要的東西,也發現自己從未失去它。

untitled on Flickr.

untitled on Flickr.

untitled on Flickr.